导航菜单
图片
全屏背景
上一篇: 没有了
当前位置
文章正文
加倍赢得动迁补偿金5300万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7-22 07:28:45    文字:【】【】【
摘要:S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三法庭,Q厂诉C房地产公司拖欠2650万元动迁补偿费纠纷的一审诉讼正在紧锣密鼓地审理中,双方代理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交锋十分激烈。
加倍赢得动迁补偿金5300万 
S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三法庭,Q厂诉C房地产公司拖欠2650万元动迁补偿费纠纷的一审诉讼正在紧锣密鼓地审理中,双方代理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交锋十分激烈。 
  案情的缘由是这样的,为了配合旧区改造,并取得企业移址改建发展急需的资金,Q厂与C房地产公司签订了将位于市中心的厂房土地进行置换的《Q厂动迁补偿协议书》,约定由Q厂向C公司提供4万平方米厂区用于商品房开发,C公司则分期向Q厂支付动迁补偿费1.8亿元。 
  协议签订后,Q厂按约撤离了厂区,并提供了全部文件资料,C公司则如期建成了第一期22万平方米的外销侨汇房,内销房和综合商务楼并进行了销售。按理,这是件双赢的大好事。但好事多磨,C公司长期拖欠。厂动迁补偿费2650万元。三年多时间内,Q厂领导无数次上门催讨,C公司则找出种种借口拖延支付。 
  由于C公司的长期拖欠,造成Q厂的异地建厂工程因资金没有全部到位,不能按计划付款竣工,进而引发了施工单位对Q厂拖欠工程款的诉讼;由于工厂不能按期开工生产,又使得企业恶性循环而陷入绝境。 
  内外交困的Q厂厂长,在向C公司反复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慕名找到了以擅长处理疑难案件和巨额经济纠纷的上海市乔文律师事务所,全权委托韩乔文律师,要求帮助追回C公司拖欠Q厂的动迁补偿费2650万元,并强烈要求代理律师依法追究C公司的全部违约责任。望着Q厂厂长那焦急得似乎要蹦出火星的眼神,尽管手头工作十分忙碌,韩乔文律师还是毅然接下了这件巨额经济纠纷案,并立即组织了精干的律师开展了调查取证工作。 
  C公司不是没钱,而是有钱不付。原来,C公司第一期8栋高档商品房建成后,又进行了第二期商品房的开发。在此期间,C司又相继购进了市中心的另两块地块。开发房地产,资金当然是越多越好。C公司搞“无债经营”,搞到了Q厂动迁补偿费的份上,这也算是一招。当然,在韩乔文律师眼里,这一招是损招,损招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第一次庭审中,C公司对拖欠Q厂动迁补偿费2650万元虽然表示没有异议,但又喋喋不休地辩称因国家金融政策发生了变化,所以无法贷款付清欠款,现仍愿意继续支付所拖欠的动迁补偿费,不过要重新商量,因为双方在协议中约定,“若遇国家有关政策出现大的变化或调整,Q厂同意可另行协商解决”,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双方应对如何支付欠款重新协商。 
  针对C公司的辩解,早已成竹在胸的韩乔文律师,当庭出示了各种充分有力的证据,证实了C公司故意拖欠的事实后,强调指出,C公司使用拖欠支付的资金继续在市中心购置地块,准备继续投资开发,这说明C公司是完全有能力支付补偿费的。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几年来,C公司拖欠2650万元动迁补偿费的违约金也己高达2650万元。C公司应对其违反法律、缺乏诚信的行为承担全部后果。 
  理屈词穷的C公司法定代表人,一屁股坐在被告席上,很久才缓过神来。 
  庭后,C公司为挽回颓势而提起反诉,以Q厂未按时将厂变电站和街面三产用房等搬迁和拆除,造成了C公司施工延误,影响工程进度,请求S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Q厂承担违约责任,并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 
  在第二次庭审中,凭借着充分有力的证据,有着丰富的庭审经验和职业睿智的韩乔文律师,旁证博引,针对C公司的反诉,条分缕析,逐一批驳,以其之矛,攻其之盾,辩锋犀利地发表了代理意见: 
  C公司反诉Q厂违约己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应为无效。双方协议签订后到Q厂起诉,之间的时间己超过数年,期间C公司从未向Q厂发出过任何违约的通知或函件。 
  C公司提出反诉的三条理由并不是客观事实,提供的证据穿凿附会,不仅虚假,而且自相矛盾: 
  第一,Q厂依约按期全部搬出了厂区内的设备机器和使用物件,C公司拆房队也提早一个月进入厂区拆房。但C公司在反诉中将协议中的“全部搬出”,故意改写为搬迁应包括变电站和街面三产公司用房等在内的“一切设备”,这是不符合事实的,而且C公司也提交不出任何Q厂搬迁违约的证据。 
  第二,双方协议井未约定拆除变电站是Q厂的义务。Q厂搬迁后,使用该变电站的,主要就是C公司及其拆房和建房两支施工队,所用电费也一直由C公司支付。保留变电站是C公司自身对用电的需要。 
  第三,4000平方米街面房中。厂三产公司只用了不足40平方米一间房,其余都被用作C公司的办公室,原材料仓库和施工队宿舍,街面房不拆除也是出于C公司自身使用的需要 
  有力的辩词,确凿的证据,韩乔文律师的代理词,酣畅淋漓,铿锵有力,句句在理。强词夺理的C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驳得瞠目结舌、哑口无言,故意拖欠的庐山真面目一览无余。 
  最后,S市高级人民法院采信了韩乔文律师的代理意见,判决C公司支付动迁补偿费2650万元,井按违约金不超过欠款本金再承担违约金2650万元,共5300万元以赔偿Q厂的损失。  

脚注信息

Copyright © 2019-2020,  版权所有 ©上海市乔文律师事务所   沪ICP备190141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505号